天御

盾鐵,綠蛛,EC,BS,哈蛋。
最近被The man from U.N.C.L.E打的頭昏ya

需要梗以及腦洞好夥伴
偶爾可能發些吃吃喝喝拍拍
這畢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與夏洛克‧福爾摩斯的二三事》

號外號外,試閱來啦!

HWH無差






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你是兇手,為什麼要這樣故佈疑陣呢?


簡單的答案。
為了要吸引夏洛克‧福爾摩斯的興趣啊。



化學反應式

2H2O→2H2+O2



對於問題的追究或是觀察他顯然是無法與夏洛克‧福爾摩斯比擬的,但約翰‧華生對於老友──先暫且這麼說吧──的不對勁往往能當下察覺。


簡單來說,夏洛克最近真是怪透了。


噢,當然不是那種鞭鞭屍體、坐上犯人的車、與罪犯在泳池來場推理惡鬥的那種怪異感。打個比方吧,約翰與夏洛克中間有著水份,電解反應時他們身上總分解纏繞出氫氣與氧氣,而現在那層化學作用卻沒再繼續作用了,現在的他們彷彿一灘靜止的水與兩個金屬棒。




約翰不太喜歡猜測夏洛克的想法,有兩個原因:首先,他可能猜不到;其次,他會被當事人狠狠嘲笑一把。

於是他決定暫時放下這莫名的心思,但雖然他老想著“別去想”,反而更增加他想到夏洛克的頻率。



「所以說,華生,你在幹嘛?」
夏洛克好整以暇的坐在他的專屬沙發上,他將雙手放在嘴邊,擺出一貫的思考姿勢直直盯著約翰。




「沒、沒事,就是在想些事情。」
約翰感到他有些尷尬地把手上的報紙捏緊又鬆開,對方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夏洛克吸了口氣準備張口的瞬間,約翰內心只有滿溢的無奈,他有股預感──要開始了。




「華生,你所謂的事情肯定是關於我……噢別露出那種表情,我要根據我的觀察對你下判斷不行嗎?鑑於你不願告訴我你想了些什麼,我只能自行猜測了。」
夏洛克的眼神閃爍著興奮的星點,約翰不忍打斷他,因為此時的夏洛克看起來特別有”人”的氣息,於是他默默的垂下手靜坐在夏洛克對面。




「首先,你想的肯定是件讓人煩惱的事件或是人,因為你坐下時腳沒停下來過,右腳一直輕輕的踏地,這你可能沒有發現,這跺步的壞習慣我從第一次看到你就發現了。第二,事件肯定與我有關,你這一個上午已經看了我38次,中間有兩次是你在發呆沒有看你手上的報紙猛然抬頭和我對上眼。」

約翰在內心深處喊了聲苦,夏洛克真的該把他老觀察人的習慣改改──至少別用在他身上!




「噢停,福爾摩斯。」

夏洛克挑了道眉,他閉上正準備繼續抽絲剝繭對方的伶牙俐齒。




「的確與你有關,也的確是你本人令我焦慮,能談談一天到晚把我叫回221B室的目的嗎?」

華生抖抖皺了的報紙把它折回原樣放下,看見夏洛克的臉有些僵硬,噢,這下有股他扳回一城的感覺了。




「與你討論案情。」


「不,你不需要。」


「讓你有寫作的靈感。」


「最近沒有新案子。」


「嗯、嗯,幫我處理家務事?」


「你有韓德森太太。」




華生突然發現無法機靈應對的友人困窘的表情有些可愛,他緩了語氣。




「福爾摩斯,你找我回221B不是為了要分析我吧?」
「當然不是。」


「那能說明一下目的嗎?」


「不能。」

夏洛克攤回沙發上,他摸索著波斯鞋,從裡頭抽了支煙出來,換他有些焦躁,他沒想到調侃華生反被調侃的感覺有這麼憋屈。




「福爾摩斯,放下你的煙,用尼古丁貼片。」
華生又把他的報紙攤開,他用左手摩挲了一下下巴,嗯,化學反應又回來了。




約翰帶著笑意看著夏洛克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那根本看不見桌面的桌上尋找貼片,夏洛克惱怒的把一本本書翻起來丟往廚房的方向。




「什麼聲音……噢!夏洛克!你又把這裡弄得一團亂──」
韓德森太太慌亂的聲音傳來,而夏洛克停下手上的撥開書海的動作大喊了句:「別!打擾我!思考!」




華生想了下還是這樣子是最好的,而後他又聽見了熟悉的敲門聲。




「福爾摩斯,我們有事想……」

約翰與夏洛克對看了一眼,這才是他們需要的電極,可不是嗎?






——不要停止思考與觀察,你會找到樂趣的。



Tbc.

评论
热度(4)

© 天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