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御

盾鐵,綠蛛,EC,BS,哈蛋。
最近被The man from U.N.C.L.E打的頭昏ya

需要梗以及腦洞好夥伴
偶爾可能發些吃吃喝喝拍拍
這畢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冬叉】地點30題-5.天台

只寫不到1000字也要來佔tag
撞牆期好長 唉呀呀呀

---

5.天台

這次是一個簡單的狙擊任務,Rumlow待在天台埋伏一週觀察目標的作息,挑了個以狙擊而言相當刁鑽的角度,是真的挺浪費時間,不過他也樂觀看待,因為至少他執行任務的期間,那頭可恥的發情浣熊找不到他。

他趴在對棟大樓牆邊,盡可能壓低身體保持隱密,戴上狙擊眼鏡瞇起左眼瞄準著對方的眉心,正要扣下板機的一瞬間,他耳邊的通話器響了。

操他媽的最好是有什麼要緊事。

通話器接通的瞬間急促的呼吸聲敲打著他的耳膜,他屏了口氣,決心先處理好任務再進行回應。

他右手食指略為用力的在板機上正打算往下再扣一次時,很不巧的,通話器裡又傳來一陣聲響。
「...噢...Rumlow...你真緊。」

緊你他媽的緊,操,這個人的聲音他認得,操他媽的哪裡又來一個Rumlow,他可是孤兒。
從通話器傳來的肉體撞擊聲令Rumlow嘴角無可奈何的抽動,他額頭的血管也突突的跳了幾下,深吸口氣,他不曉得Mr. Barnes到底想玩什麼把戲,他再次的試圖忽略這些聲音,這次手指都還來不及扣回板機上,喘息聲又傳來了。

「......嗯......Rumlow......你裡面真舒服......」

舒服你媽的舒服,操他媽的,Rumlow把槍上膛扣板機離開天台回到他與Barnes暫時同居的小房子前只花了20分鐘,他開了自家大門後直接大步邁向對方房間,一腳把對方的房門踹碎,彷彿正要荷槍實彈的進行攻堅行動,房間內非常的安靜,只有一個裸著上身有著金屬手臂的男人一臉調笑的看著他。

「操你的,你剛剛在通話器裡他媽的跟誰在做愛,叫那個人給我滾出來。」

對方躺在床上一臉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的表情,Rumlow簡直要直接把狙擊槍再上膛靶子彈全送到對方身體裡去。

僵持了一會,兩人都沒有動作,Barnes翻了個身下床,走到Rumlow面前。

「我沒和任何人做愛,我是在想你。」
Barnes把手伸到Rumlow面前,基於習慣Rumlow就把槍交到對方手上,等到想起來的時候才發現不妙,他被對方用金屬手臂扛了起來,金屬上臂與人類肉體的交接處正硬生生地嗑在Rumlow的胃上。

「你他媽的快放我下來,王八蛋。」
「你怎麼沒想過你把我丟在家裡一週,你剛剛花20分鐘就解決任務了?」

Rumlow吃了顆炸彈,但不能吐出來。

「對了,剛剛在通話器裡,為了能迎接你早點回來,我裝的。」

Rumlow現在吃了一顆核彈。

「噢,我猜你還想問怎麼會有那個撞擊聲,我拍我自己的腹肌,你看還紅的呢。」

Rumlow已經吃了兩顆核彈。

───操他媽的。

评论(8)
热度(15)

© 天御 | Powered by LOFTER